如何和何时我要告诉我的小孩?


孩子对健康和疾病连同人体的运作的想法是取决于他/她的年龄和成熟的水平。甚至孩子对医疗的恐惧是和他们的发展是连带关系的,这种常见的恐惧感都会跟随到不同的年龄阶段。个别孩子对情况的感受是会受到以前从医疗得过的经验和家长的态度和反应连结到不同文化的想法之影响。假如孩子在临住院前已为自己作好了准备那他/她会比没作好准备来处理情况要来的好。获知信息可以使忧虑不宁的反应减少和孩子也会觉得比较安心。

孩子对信息的需要也随著年龄在变化。共同点就是信息要坦诚和要用适和到孩子的年龄和成熟之语言来传达给他们。适量和尽可能最适当合的时刻来传达信息也是很重要的。

一个好的时机是当孩子得了足够的休息,心境平静和松驰的时候或者当他/她表示出对信息感觉好奇和有兴趣的时候。用敏捷的耳朵去听问题,表情和其它的信号都会揭露孩子的感受。

有过住院的经验的孩子不是不再有恐惧感。相反的,这些经验会使担忧增加因为孩子知道接下去会有什么事情发生。所以重要的是当讲信息给这些孩子听的时候就要当如这次是他们第一次去医院。孩子不会想象到他们会有怎么样的感受或者在一种紧张状态下要怎么样作。要能帮助他们面对这类的担忧,你可以讲有关可以想象到的感觉和处在不同情况下的反应。也证实让他们知道反应是被接受的。

告诉孩子所有提出来的问题里没有是“可笑的”或者是“错误的”。假如你不能回答所有的疑问--就鼓励孩子写下来或者画下来他的问题然后带到医院来。

重要的不只是给孩子有心理准备。选择要在那个时刻传信息也是同样的重要。年龄越小的孩子信息和治疗间隔的时间就应该较短。这是因为孩子不能长时间集中其注意力于一样东西,他们会容易就它忘记掉,因此信息就应该连续的传达给他们。

能给适当的信息是最重要不过的了。最有可能作到这一点的就是最认识小孩的人。

以下有文字的部分就有提示到如何和何时可以给不同年龄的孩子信息。 要注意的是只当这些是一些建议。信息每次都要适应各别的人。

至到3岁的小孩

作为一个自己小孩将要被全身麻醉的家长相信你是感觉到最担心和忧虑的一个人。这样的感觉是完全正常的,但要记得,至到两个月大的小孩,一般都比较容易能和自己的家长分开和在照顾著他们的人那里获到安全感。 在这年龄组里只需要短和简单的解释有关将要发生的事情就足够了。避免讲述身体所有的细节和将要在体内作的事--这么小的孩子对这些细则还是不明白的。一个建议是讲有关假如一个洋娃娃生了病也是要去医院的。让他们看着洋娃娃然后解释说同样的事也会给他们作。未满三岁的小孩对时间没有完全的理解因此就不应该太早告诉他们。

3--6 岁幼儿园和学龄前的孩子

幼儿园的孩子是生活在一个充满幻想和神奇意境的世界里。在他们的思想世界里是把事情互相混合和连接在一齐的。经常会把前因和后果的次序调换过来,这样就会造成对病症有错误的了解。他们也分不开外界和内部的事实。 因此所感觉到的疼痛会被了解为是从外边进来的。

给学龄前的小孩的信息要短和简单。 他们是从游戏中学习东西所以就建议这种通讯方式。 他们一般表达洋娃娃的感觉要比要表达自己的感觉容易,所以一个洋娃娃和医生的箱是很派到用场的。信息是从洋娃娃为出发点,同时孩子也被包括在内,这样他们就明白同样的事也将会发生在他们身上。

孩子对自己体内的东西只有一个大概的了解。他们对身体每个部位都是很敏感和很怕身体受到损伤。所以重要的是要强调身体那个部位将受到治疗和那些部位不包括在内。因为这年龄的小孩会容易感到内疚,现在重要的是要让他们知道这病症和这处境都不是他们的过错。至到上学年龄他们对如来历不明的小怪物,幽灵和化妆舞会的面具都有很强的恐惧感。因此有些小孩当见到戴著帽子和有时戴著口罩的麻醉人员的时候会有恐惧的反应。甚至于学龄前的孩子对时间的了解也是有限。因此信息就应该分开几天,建议一个星期,细则的地方在治疗/手术的前一,两天才告诉他们。

6--12岁的小孩

从一直忙碌在幻想世界生活之间到上学年龄孩子开始分得开幻想和事实。身体开始被分为躯体,手,脚和内脏。他们能分得出结构和功能。在这年龄孩子知道因为内部的伤而不只是外来的暴力才会使人生病。疾病不被认为是神奇的现象或是惩罚了。而会是根源于譬如病菌或病毒。至青少年年龄这神奇的思维在受压力的情况下还会迭出。

对自己身体的认识比以前要广。他们体验这些治疗就如受到毁坏或者怕身体将有所转变。就如和较年轻的孩子同样重要,要强调身体那个部位将被治疗和那些部位不包括在内。

这种年龄的小孩在见到手术室里的技术的装备会害怕。在这年龄也会开始害怕死亡。他们喜欢把睡觉和死亡连接在一齐所以很多小孩担心手术之后不再醒过来。

这年龄的小孩能用言辞表述感受。他们可以明白一个手术的原因和效果。比较年轻的小孩他们会对将发生的事表露出较大的兴趣和信息就应该从他们的问题作出发点。这年龄组的小孩会认为游戏和洋娃娃是幼稚的,因此洋娃娃主要是用来当教学材料。素描和图画反而是一个好方式给小孩来表达他们的思想和顾虑。手术之前的一个星期是最适当的时候给小孩信息。

青少年

青少年时期是人生中一个多变化的时期,充满了大的肉体和精神上的变化。一般担忧有什么地方不正常,是否身体不成长或者外表不合格。青少年对能控制自己的身体是很慎重的。对身体有所侵入而又在病症中需要得到帮助会被当为是一个人格的侵犯。

青少年有个倾向就是把自己看成是每样东西的中心点。他们经常会感觉到从来没有人有经历过同样的事情或者同样的感觉。青少年时期是个解放的时间和渴望能够给自己作决定。他们有很大的需要就是通过和最接近他的环境保持距离而能够回避和明显标明他的人格。青少年很少对自己的家长很亲切的。在生病时的一个自然反应就是要多依靠父母因此会不容易处理的。在一个坚强态度的背后多次都会找到一个非常疑惑和忧虑的人。这人内心是感谢所得到的帮助和支持。关系到麻醉的就会有担忧到是否会正在动手术的时候醒过来或者动过手术之不醒过来。接下去也会担忧到会不会“变糊涂”,失却控制和说不该说的话或者尿便失禁。

青少年要被当作为几乎是个成人。他/她也要几乎像个成人一样得悉信息。他们通常都有足够的生物知识而明白器官和器官系统的功能。青少年此外还能假设思考,从确实信息里作结论和从确实的行动里计算出后果。因此只让他们知道一些程序和治疗时将要作的事是不能使他们完全满意的。他们对整个治疗过程都会感兴趣。每人都希望能得到包罗广泛的信息有关为何要作某些检查和治疗和他们可期待得到的是那些效果。应该鼓励青少年提出问题和参与讨论,构造问题和作决定。信息是应该提早提供那就可有空间回想和思考。强调给你的青年他/她是可以写下问题和考虑的事而带到医院。

参考

Bishofberger, E., Dahlquist, G., Edwinsson-Månsson, M., Tingberg, B. & Ygge, B. (2004). Barnet i vården. Stockholm: Liber.

Jylli, L., Olsson, G. (2005). Smärta hos barn och ungdomar. Lund: Studentlitteratur.

Tamm, M. (2004) Barn och rädsla. Lund: Studentlitteratur.

//Search

twitter icon

Astrid Lindgren Children´s Hospital | Karolinska University Hospital 171 76 Stockholm


© Karolinska University Hospital

mail
Logotype